4小说网 >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> 第十七章嘤嘤怪没能打动他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第十七章嘤嘤怪没能打动他

小说: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作者:一世温良字数:2651更新时间 : 2020-05-23 09:03:38
    陆时琛单手拍了拍聂安夏的肩膀,那硬邦邦的触感,让他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这女人,也实在是太瘦了些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女朋友,也是我未来的老婆。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。如果我有,就算是送给岳父大人都不为过,但是我没有,拿不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陆时琛愧疚的垂下眸子,不再看聂安夏,不知道是没有勇气,还是因为别的原因。

    聂安夏不是第一次见到陆时琛这幅样子,之前在花园里提起七象玲珑塔,陆时琛也是这样蒙混过关的。

    七象玲珑塔可能真的不在陆时琛的手中,但是身为陆家的长孙,要说一点都不知道,打死她她都不会信。

    陆时琛应该就是不想和自己说吧,聂安夏重重的叹息一声,她知道,自己的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的计划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算了,陆时琛这边讨不到便宜,她以后再想办法吧,反正现在有陆时琛女朋友的身份,她在陆家走动比之前方便多了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们回去吧。”陆家的花园对于聂安夏来说是个伤心的地方,以后她都不想来了!

    强忍着眼角的泪水,聂安夏等不急身后的陆时琛,直接快跑两步,回到别墅。

    让聂安夏万万想不到的是,其实陆时琛并没有追上来,甚至连追她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看着聂安夏逃亡一般的背影, 陆时琛的嘴角抽动,却不知道此时的自己应该是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全身放松的斜倚在椅子上,陆时琛的头缓缓仰起,黑眸微眯,一双修长的手臂相互交缠放在脑后,午后的阳光灿烂明媚,洋洋洒洒落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幅惬意的样子,就好像陆时琛在懒洋洋的晒太阳。

    他恢复记忆了,就在头部再次受伤之后。

    失忆之前的记忆慢慢回笼,有趣的是,其中也有聂安夏的存在,只不过身份不是他的女朋友,而是陆家勤劳能干的女佣。

    他在陆家待着,无事可做,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观察聂安夏这个形迹可疑的女人。

    来到陆家的第一天, 她就开始四处搞人际关系,在陆家到处走动,好像是在找着什么东西,后来,他终于知道了这女人的目的,她要的是世人皆知的陆家的家传至宝——七象玲珑塔。

    众人皆知,价值连城的七象玲珑塔是陆家的家传至宝,可是外人又怎么可能会知道真相?七象玲珑塔其实是他母亲的传家宝。

    因为父亲忤逆陆老爷子的意愿娶了母亲为妻,母亲为了缓和父亲和老爷子之间的关系,将家传至宝双手奉上。

    陆时琛亲眼见到母亲因为送出七象玲珑塔在家里面偷偷哭了很久,在父亲下班回来之前又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所以,当他知道聂安夏来到陆家的目的就是为了七象玲珑塔的时候,就算明知道自己不会水,也要将这个觊觎自家宝贝的女人置于死地。

    但是经过这几天的相处,随着陆时琛对聂安夏的了解增多,他发现这女人比陆家那些想要独吞自家宝贝的人强多了,她说了无数次只需要十二个小时,就证明她并没有想要将七象玲珑塔据为己有的心。

    那么他,是不是可以相信她呢?

    夜幕悄然降临,陆时琛感受着阳光慢慢褪去,温度下降,旋即猛的起身,长腿一迈,朝着别墅走去。

    厨房中,厨师和女佣们有条不紊的为大家准备晚餐,陆尚契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公司回来,此时正坐在沙发上看财经节目。

    陆时琛找寻了半天,始终没有看到聂安夏的身影。

    随手拉过一个女佣询问之后才知道,原来下午聂安夏回来之后就直接进了房间,再也没有出来过。

    陆时琛暗中叹息一声,轻轻敲响房门。

    屋里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紧接着就听到聂安夏懒洋洋的声音:“晚饭我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安安,给我开门。”

    起初安安这个昵称只是为了在叔叔婶婶面前拉进两个人的关系,可是这才一天不到的功夫,陆时琛再叫出来,却顺的稀奇。

    “陆时琛?”聂安夏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。“你回来干嘛?”

    她一脸慌乱的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,然后一步跨下床,冲进洗漱间,整理好被自己揉的满是褶皱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给我开门。”陆时琛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按理说,这也是他的房间,怎么进个房间这么难?

    而这边庄月娴刚刚换好新买的香奈儿洋装,准备给自己老公看看,这一出房间,就和门外的陆时琛碰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时琛,你怎么不进去?在门外待着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陆时琛云淡风轻的笑了笑,突然觉得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自己怎么这么像被老婆关在门外,进不去屋的丈夫呢?

    果不其然,庄月娴坏笑一声,眯起眼睛凑近门口,没有听到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吵架了?”她故意压低声音问道,上扬的嘴角十分明显的昭示出她此时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怎么不让你进屋?婶婶可是过来人,你就不用藏着掖着了,一起过多少年的两口子都吵架,更何况你们两个才交往几天的年轻人呢!”庄月娴语重心长的说道,就连神情也严肃起来,颇有一副长辈的风范。

    只可惜陆时琛只觉得好笑,他之前就知道婶婶很八卦,只不过现在自己成为婶婶八卦的主角,这种感觉属实有些怪。

    聂安夏刚到门口,就听到陆时琛嘀嘀咕咕的说着话。

    “陆时琛,你自己在那嘀咕什么呢?”

    房间的门呼的一下被打开,首先映入眼帘的,却是一张女人的脸。

    庄月娴!

    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早晨刚刚发生了找茬事件,聂安夏真是对这位婶婶客气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呦,聂安夏,别以为老爷子让你留在陆家了,你这小尾巴就翘上天了。以后能不能待的下去,还是个未知数呢!”面对刚刚让自己吃了大亏的女人,庄月娴自然也不会 有什么好脸色。

    聂安夏不怒反笑:“多谢婶婶的提醒呢。爷爷说既然留我在陆家,那么就一定是真心想要让我留下来的。婶婶这话说的我真有些害怕。我继续待下去会不会影响咱们家家庭和谐啊?我还是再去问问爷爷的意思吧!”

    聂安夏一口一个爷爷,叫得甜丝丝的,好似满心满眼都是对爷爷的爱戴之意。

    在意识到这句话背后的意思之后,庄月娴却一点都欣赏不起来这女人的做作嘴脸,原本红润的小脸立马褪去血色,在苍白的劲儿过去之后,又黑的可以媲美黑炭。

    “聂安夏,你不要太过分!”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w.xiaoshuosk.com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iaoshuosk.com